無證亭車

停車做愛風林晚.

only魏白🙋🏻‍♀️

观后感

cp滤镜个人滤镜慎


我哭了我流泪我无语迷醉凝噎我的眼泪一文不值今天也在为格林德沃的美貌与ggad的神仙爱情流泪我泪腺崩坏把撒哈拉沙漠淹没成太平洋此颜此情只该天上有我何德何能上辈子拳打伏地魔暴锤魔法部换来今生一睹绝美爱情我愿意俯首亲吻你的皮鞋做你大衣外套上的一根毛线

还是狗血俗气的abo(车

老套的带球跑

酒后乱x,喝大了的魏大勋逮住兔子精日日日干干干。但是宿醉之后就啥都不记得了,气得白敬亭觉得这个逼是个渣A拔吊不认人的那种  怀了孩子后开始处处避着他。被认定是渣A的小魏委屈巴巴,怎么回事他的梦中情O为什么老是躲着他啊扣诶扣。不过事情真相马上水落石出两人火速甜甜蜜蜜恩恩爱爱幸福永远HE

你是我重复的苦与甜

山第一人称



此时我和魏大勋在酒店里只相隔了一堵墙。当我与湿漉漉的乱翘头发作斗争的时候他给我打来了电话。他说他想试试看这样近的距离能不能接通。


我心说拉倒吧你想和我聊天就直说,但是体贴如我,并没有明面上揭穿他。我听着他在电话那头略哑的声音顺着电流传入我的耳朵里,酥麻感连带着我一缕头发上的水珠滑落脖颈的痒意。


我蜷缩在床的边缘,一天的行程累得我困乏,骨头里却传来痛楚,迫使我大脑保持清醒。我不知道它具体因什么而痛,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出现,存在感也恰到好处得令我无法忽略它。有点像…像小时候的生长痛。


这么一想我突然期待了起来,如果真的会长高,那我岂不是就要比魏大勋长得高了?也就是说接吻的时候我就可以低着头亲他了?


想到这儿我陶醉了片刻颇为得意。听着耳麦里的簌簌声,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一时难分胜负。我强撑着问,魏大勋你在干什么。




打游戏。


我能想象得到他一双骨骼分明的手拿捏手机时关节处的苍白,甚至是指尖上冰凉的触感。


他的手是真的漂亮,是艺术家最完美的作品。


他应该去做一个手模。但我很快又否定了这个想法,那可有点委屈他。




我听见了自己骨头重塑的哀声,像是有人在我的血肉里撒了一把玻璃碎,还翻来覆去地搅拌。钝痛试图驱散我的困倦。




在意识里浮浮沉沉中我听到了魏大勋的声音。他在跟我逼逼对面的猴子有多菜。

看毒液之前:没有人能逃得过真香定律

看完毒液之后:外星生物也不能!

垂耳亭换了新领结是在思考什么

这个tag好像没人用…我脑洞废话以后就扔这儿好了()

非典型紧急婚姻。06

06




待到范父回来时,保姆已将热腾腾的饭菜端上了桌。范母在他推门而入的一瞬间从沙发上站起了身,熟练地接过范父递过来的西装外套挂在了衣架上。黄明昊见身边的范家兄妹一副见怪不怪习以为常的模样,打心底里陡然平生了几分艳羡之情——从他记事起,他的父母就没有这般如此过。





黄明昊清晰地记得小时候他放学回家时永远是独自一人面对冷冷清清的大宅房。保姆都恪尽职守,只做好自己的本份工作,做完饭打扫完卫生就离开了。不过偶尔黄婕妤回来陪他一起吃饭,但是黄明昊宁愿她不来。


那时已经分化出性别的女alpha永远冷着一张脸,严格遵守着食不言的规矩,仿佛是一个优秀士兵执行任务似的,常搞的饭桌上的气氛压抑不已,黄明昊有苦道不出,他总不好指责来陪他吃饭的黄家大姐什么,毕竟这个姐姐也算是在家里对他那拨极少数不带有有色眼镜看他的人了。





黄明昊的父母常年奔波在各个大洲之间,忙于工作。黄明昊上学时的家长会上的那个位子永远缺席。再后来黄母的飞机意外失事,而黄母生前在外总是一副爱家爱妻爱孩子的黄父终于撕开了他虚伪的嘴脸,在黄明昊的妈妈去世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迎娶了黄明昊的后妈——也就是那个之前在饭桌上作秀的女人。




每每黄明昊一想起,只觉得脊梁发凉。他妈尸骨未寒,他爸就如此迅速地和那个女人结了婚,这其中有什么事他所不知道的,目前还没有什么头绪。但之前据黄明昊所调查的,黄父婚内出轨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只是他觉得事情可能并没有他现在看到的那么简单,所浮现出来的,仅仅只是冰山一角罢了。





想到这儿,黄明昊攥紧了手,指甲深深地嵌入掌心的嫩肉里,留下几道弯弯的月牙印迹。旁边的范丞丞见状,还以为是他看见范父紧张,赶忙安抚似的抓了抓黄明昊的手背,身体又很自然而然地往他那边凑了凑,以示让他放松,顺便朝他爸翻了翻眼皮。黄明昊一头雾水,不懂这个呆头alpha在搞什么花招。





目睹了一切的范母:噗。





一脸懵逼的范父:???




黄明昊依旧不明所以发生了什么,但反应过来还是礼貌地向范父问候了一声:“伯父好。”





莫名遭受自家儿子敌意的范父“嗯”了一声,又很快觉得自己这个反应着实有些过于冷淡了,想了想道:“昊昊都长这么大了吗…还记得小时候来我们家的时候还是不大一点呢,都跟小面团似的。”




范母在旁边也插话笑道:“是呀,只可惜那个时候丞丞没在家,不然说不定还能发展发展成竹马什么的。”




范丞丞和黄明昊都没想到自己还会和对象有过这么一段过往的错过。两人迅速扭头默契十足地对视一眼,都从对方脸上读到了懵逼两个字。






吃饭的时候黄明昊异常乖巧,就连喝汤时勺匙碰击瓷碗的声音都把控得很轻微。范母和范父交换了个眼神,都觉察到了小孩的拘谨。于是毅然决然地在桌下踢了一直埋头苦吃的范丞丞这个呆头A一脚。




范丞丞猝不及防被自家父母阴了一招,抬头看见二老那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立马get到了暗示,开始频繁地为黄明昊夹菜。范父顺势从脚底下捞出来了一瓶没有牌子的白酒,正欲打开,范丞丞急忙制止了他。面对疑惑,范丞丞坦然道:“昊昊对酒精过敏。”




听到这话黄明昊噎了一下,转头诧异地用眼神询问范丞丞,一张脸上写满了“你怎么会知道”这几个大字。




范丞丞假装没有看到他的问号,笑嘻嘻地又给黄明昊的碗里夹了一筷子糖醋里脊。




对此范父深表遗憾——这酒是他爸爸,也就是范丞丞的爷爷那辈传下来的,说是要到时候给自家孙子娶媳妇的时候喝。




谁知范杏杏听了却大呼小叫起来:“那哥,嫂子对你的信息素也是过敏的吗?”




范丞丞闻言突然一僵。他竟然忘记了这个问题?!




“你的信息素是酒味…?”




黄明昊面上不显,心下却窃喜起来——这正合他意。




“对,”范丞丞无力道,“白兰地味的。”




黄明昊眼珠滴溜溜地转了两圈,没再说什么。




范丞丞干脆抛下了这个问题,理直气壮地忽视了自己妹妹,索性转移了话题:“这么说起来,昊昊你的信息素我还不知道是什么味的呢。”




黄明昊沉默了片刻,缓缓道:“我的是…”




范丞丞动了动鼻子,心下突然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




“海水味。”




完了。范丞丞两眼一闭,双腿一蹬,只觉得自己的追妻路长漫漫漆黑一片。




“怎么了?”黄明昊咬着筷子,饱满的嘴唇上沾着亮晶晶的油光,他脸上有点茫然,不明白范丞丞这般绝望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哎嫂子啊…其实是这样的,我哥呢,从小到大他几乎什么东西都不挑,可就…偏偏……”




“对海鲜过敏。”




范丞丞虚弱的声音响起,眼里似乎闪着光。




这不是天大的喜事儿吗!




黄明昊心里乐疯了都快,这可真的是老天爷都在帮他啊!




但是说好的演戏,还是得演全套的。于是他清了清嗓子,故作惊讶又焦急道:“啊?丞哥,这,这我们该怎么办啊?”




“没事,”范丞丞是第一次听到黄明昊这么喊他,一声又清又脆的“丞哥”喊得他此时有点心猿意马。但当看到黄明昊朝他拼命眨巴眨巴的眼睛后,刚冒出一丁点儿苗头的欣喜瞬间如同被一盆冷水冲洗淹没——黄明昊只是在配合他做戏而已啊,自己瞎想个什么劲。




这之前明明说好的啊,只是演戏而已。




范丞丞这么想,爱谁谁,反正我只想假戏真做。

骚话小魏在线苩

ooc巨大慎


破车


非常俗,很雷,不要喷我

https://shimo.im/docs/pPl4ia1rA78Nc1aq/ 


避雷:女装,dirty talk,角色扮演,中出,喊老公,特殊称呼

給大家拜個早年。